成立四年多,大連優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優迅科技”)也將目光盯上了A股資本市場,要沖擊科創板。近期,上交所官網顯示,優迅科技IPO中止審核情形消除,已恢復發行上市審核。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優迅科技是由金爽、胡夢雪二人在2017年底設立,其中胡夢雪持股1%,不過2019年,胡夢雪為了考公務員將所持股份轉讓給了母親廖傳玲,該股權是否構成代持也曾被監管層追問。1月5日,優迅科技證券部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上述持股關系不存在股權代持??v觀優迅科技發展歷程,也存在多名股東增資、入股的情況,并且短期內入股價格還存在巨大差異,這些也都成為優迅科技IPO不得不解釋的問題。

截圖來自優迅科技招股書

胡夢雪轉讓所持股權

為了考取公務員,IPO公司優迅科技創始股東胡夢雪將所持股份轉讓了。

招股書顯示,優迅科技主營業務為光器件的研發、設計、生產和銷售,主要產品應用于光通信和光傳感兩大行業,由金爽、胡夢雪在2017年12月設立,分別出資990萬元、10萬元,持股比例分別為99%、1%。

2018,優迅科技進行過兩次增資,之后金爽、胡夢雪的持股比例分別稀釋到86.43%、0.87%。不過,2019年5月,胡夢雪開始考取公務員,根據《公務員法》以及相關規定,胡夢雪不再適合對外投資企業并兼任職務,由此將其所持0.87%的股權轉讓給了廖傳玲,即其母親。

上述操作也引發了監管層追問,要求優迅科技結合胡夢雪、廖傳玲股權轉讓的背景,說明未將廖傳玲現持股認定為代持的原因。

實際上,金爽、胡夢雪、廖傳玲也是親戚關系。截至招股書簽署日,優迅科技實控人為金爽、廖傳武夫婦,合計持股比例70.57%,其中,金爽任董事、副總經理,直接持有公司64.42%的股份,并通過擔任安立諾執行事務合伙人間接控制公司6.15%的股份,為公司控股股東;廖傳武則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

而廖傳武與廖傳玲是姐弟關系,這也意味著廖傳武、金爽分別是胡夢雪的舅舅、舅媽。

1月5日,北京商報記者向優迅科技證券部發去采訪函,對方在回復函中表示,廖傳玲持股不存在代持情形。

股東入股價格不一致

優迅科技還存在股東入股價格不一致的情形。

2018年7月,優迅有限(優迅科技前身)進行了首次增資,注冊資本由1000萬元增至1111.1111萬元,新增注冊資本111.1111萬元由眾海投資以貨幣資金認繳,由此眾海投資拿下了優迅有限10%的股權。

時隔兩個月,優迅有限再度增資,眾海投資持股比例稀釋到9.7%。不過,持股不足兩年時間,眾海投資2020年3月將所持9.7%股權轉讓給河北沿?;?、云澤投資及喬順昌,眾海投資退出。

2020年3、4月,河北沿?;?、云澤投資、喬順昌及華睿耀星投資受讓了優迅科技部分股權,并進行了增資,其中股權轉讓價格為21.83元/注冊資本、增資價格為23.57元/注冊資本。

之后在2020年8月,金浦投資、旗昌投資通過增資及金爽股權轉讓的“一攬子整體交易安排”以83.04元/注冊資本分別取得優迅科技6.48%、4.63%持股比例;摩爾投資于2020年9月以83.04元/注冊資本取得優迅科技1.85%股權。

不難看出,2020年3、4月與2020年8月股權轉讓及增資價格差異較大。對于該情況,監管層也要求優迅科技說明價格差異較大的原因。投融資專家許小恒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短時期內股權轉讓、增資價差大是監管層關注的重點,這當中是否存在利益輸送或其他協議安排需要企業詳細說明。

1月5日,優迅科技證券部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2020年3、4月股權轉讓及增資相關的投資者接洽及談判于2019年下半年啟動,于2019年末完成,2020年8月股權轉讓及增資相關的談判于2020年下半年啟動,公司2020年上半年實現的銷售收入已超過2019年全年水平,談判時預計2020年全年營業收入、凈利潤水平將超過2019年的2倍,因此股權轉讓及增資價格差異具有合理原因。

另外,眾海投資入股及退出時的價格差異也較大,其入股時約合每1元注冊資本10.8元,退出時約合每1元注冊資本21.83元,其中價格差異產生的原因也被上交所追問。針對相關問題,優迅科技證券部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眾海投資入股時公司成立時間較短,公司業績尚未形成規模,退出時公司未來發展前景更具有確定性,由此眾海投資入股及退出價格存在差異具有合理原因。

前五大客戶變動大

前五大客戶變動大也是優迅科技此次IPO的一大槽點。

具體來看,2018年,優迅科技第一大客戶是博非柯特、威普達,兩公司系受同一實際控制人控制的企業,第二至第五大客戶分別是深圳特比通、歐凌克光電、深圳光為、深圳乘光。優迅科技對上述前五大客戶銷售金額分別約為893.63萬元、561.17萬元、295.68萬元、248.83萬元、210.25萬元,占營收的比例分別為30.64%、19.24%、10.14%、8.53%、7.21%。

到了2019年,優迅科技前五大客戶名單中僅剩深圳光為一個熟悉面孔,且位列第五大客戶,當年公司第一至第四大客戶分別為武漢聯特、東莞茂迅、Macro、新易盛。

2020年,優迅科技前五大客戶中再度出現兩張陌生面孔,即四川華拓、歐凌克通信,分別位列第二大、第五大客戶。

數據顯示,報告期各期,優迅科技向前五名客戶的合計銷售金額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75.75%、63.87%、67.29%。

獨立經濟學家王赤坤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前五大客戶變動大會讓監管層對公司主要大客戶的穩定性產生疑慮。

財務數據顯示,2018-2020年,優迅科技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約為2916.74萬元、6082.17萬元、1.46億元;對應實現歸屬凈利潤分別約為782.88萬元、1495.93萬元、5334.56萬元。就主營業務收入構成來看,光通信器件為優迅科技貢獻營收較高,分別產生營收2269.43萬元、5581.59萬元、1.39億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98.92%、97.74%、98.07%;光傳感器件則為優迅科技貢獻營收24.77萬元、128.94萬元、273.08萬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08%、2.26%、1.93%。

此次謀求科創板上市,優迅科技擬募資5.6億元,將全部投向5G光電子器件開發及產業化項目。優迅科技證券部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也表示,若能成功登陸資本市場,公司未來將繼續緊密圍繞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以及高端光芯片、光器件國產化的國家戰略,持續在高端光器件領域進行研發投入,探索并不斷推出更多種類、更多應用場景的光器件產品,并向上游光芯片等領域延伸。

(記者 馬換換)

標簽: 優訊科技 科創板 IPO 胡夢雪